设为主页

宁城文学

《抗日英雄传》之【浩气长存】(02)

来源: 宁城信息网 新媒体编辑:王健 时间:2020/1/18 17:40:24 点击:3353次

项 颖

二 设伏击消灭山本 舒殿友率队冲锋

      宁城驿马吐川是八路军和游击队的重要活动区域。又是日伪修建从凌源到平泉与宁城八里罕两条公路的交汇点。这条公路起自辽宁凌源经宁城南部山头进入驿马吐川,在石佛谢杖子村分为两条支线,一条支线向南过南大梁经平房奔平泉,一条支线向北过八家岱梁经甸子奔八里罕,与赤喜公路相连。日军为了镇压活动在这一地区的抗日队伍,在谢杖子村修建了一座大炮楼,建立了据点,驻进一支日军守备队。这支守备队有四十多个日军,武器先进,装备精良,有轻机枪,掷弹筒等重型武器,对活动在这一地区的抗日队伍,形成极大威胁。

      守备队队长山本阴险狡诈,派出汉奸走狗,装扮成大烟贩子、买卖人,专门走乡串户,打探八路军和游击队行踪。有个风吹草动,守备队全军出动,日军摩托队在先,伪军在后,沿两条公路大显威风,闹得狗咬吵吵、人心惶惶。抓不住八路军,就拿老百姓开刀。这半年,这一带大搞“集家并村”,一部分汉奸混进“部落”。与老百姓一言不合,就报告山本队长,凶残的山本集合队伍,带上大狼狗,闯进“部落”。让大狼狗撕咬所谓的“八路军”,大狼狗经过训练,不往致命的地方咬,专门撕扯人肉,咬得人鲜血淋淋,惨不忍睹,鬼子在一旁看着哈哈大笑。咬不死,拉出去活埋。可把老百姓害苦了。老百姓恨死了这群鬼子。

      三区队的领导人高桥、黄云决定拔掉这个日军据点。

      日军这个据点,背靠陡峭的高山,山上建有碉堡、瞭望哨,易守难攻。队长高桥决定“引蛇出洞”,把敌人引出来打伏击。伏击地点选在谢杖子梁前,平房东大楼。

      东大楼是一个小村庄,村里已经没人居住,村庄两面是山坡,山坡上是庄稼地。

      已经是深秋季节,满山的庄稼无人收割,玉米成熟了,谷子低垂着头,高粱通红的一片,叶子已经干枯。

      舒殿友和二连战士们就趴在北山坡高粱地里。他们从小梁子一口气跑了百十里路,拂晓前,准时进入埋伏地点。这里离公路二十几米,已经是十一点多了,战士们在高粱地里已经趴了足足六个小时。北方的秋天,俗称“秋老虎”。中午时热得人冒油,战士们趴在高粱地里,又闷又热,浑身早已经被汗水湿透,高粱叶子划得脸、脖子、手上一道道血印,汗水流在划破的皮肤上火辣辣地疼痛。再加上蚊虫叮咬,蛐蛐、蚂蚱在脸上、脖子上乱蹦。司务长老胡长了一脸络腮胡子,一只蚂蚱蹦在他胡子上,拽着胡子打秋千,在他身边的小战士忍不住“嗤嗤”地笑出声来。“不许出声!”司务长训斥着小战士,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蚂蚱没被打着,蹦出去老远,“沙”地一声飞走了,气得老胡直翻白眼。

      “引蛇出洞”的任务交给了基干队,天刚蒙蒙亮,队长张野溪就带着队伍,上了东大楼平房南山,故意把队伍拉得长长的,为了引起敌人注意,他们爬上南山梁顶。这样,敌人在炮楼里就看的清清楚楚。果然鬼子出动了。他们带着机枪、掷弹筒扑向基干队。为了迷惑敌人,张野溪带着队伍,佯装逃跑,从这个山头跑到那个山头。基干队的队员们都是本地人,跑山路如走平地,鬼子就不行了,跑不了山路,再加上扛着机枪、掷弹筒等重型武器。几个来回,就折腾得伤了元气。中午时,鬼子们突然不追了,聚集在一起准备吃饭。不能给鬼子喘息的机会,张野溪带着队伍打了一阵冷枪,鬼子气得扔下面包和罐头瓶子,“哇哇”叫着追下山来。张野溪趁机带着队伍跑下山,沿着山下的一条公路,向埋伏圈里跑。

      这里的地形是两山夹着一条公路,拐过一个山弯,就是埋伏地点,可是,鬼子们追赶到山弯处,却不走了。鬼子队长山本和副队长东山岛“嘀咕”几句。山本举起望远镜向两面山上瞭望。

      张野溪带着队伍跑着跑着,见鬼子没追上来,煮熟的鸭子怎么能让他飞了?他带着几个人顺山根又跑回来,远远地看见一个老鬼子举着望远镜正往东大楼的山坡上瞭望,吓出他一身冷汗。心想,这老东西,狡猾得很呐。老子也是属狼的,咬住你就不撒口。       他带上一名老队员,沿着庄稼地又拐回来,悄悄地瞄准了山本的望远镜,“啪”地一枪,望远镜被打碎了。

      “八格牙路……追击……”,这回彻底惹恼了山本,发出追击的命令。

      张野溪是个神枪手,按他的枪法,早一枪结果了山本的狗命,可是暂时还得留着他,好让他带鬼子进伏击圈。

      “小鬼子,让你先活一会儿,你八路爷爷要的是全体鬼子的命。快走……”张野溪和另一名队员迅速隐蔽在庄稼地里追赶队伍。

     前面的基干队见鬼子又追过来,知道张野溪得手,赶紧回头猛烈射击,掩护张野溪。他们边打边跑,后面的鬼子们紧追不放。

     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埋伏在庄稼地里的战士们真有点顶不住了,汗水干了又湿湿了又干,干渴、饥饿不说,蚊虫叮咬得浑身是包,刺痒难耐,怕暴露目标,又不敢动弹,甚至不敢挠一挠。越是等待得时间长,越是不能懈怠,不知什么时候,敌人就会出现。一向沉着冷静的舒殿友也有些沉不住气了。他不时地望着山对面动静。对面的山坡上,死一般地宁静,只有大肚子蝈蝈,偶尔发出“啾啾”的叫声。

      空气似乎都凝结了,没有一丝响动。偶尔,微风吹过,高粱叶发出“沙沙”的声音。昆虫们似乎也累了,都躲进草颗里、高粱叶下睡着了。司务长身边的小战士发出了轻轻的鼾声,被司务长一巴掌拍在他脑后,他激灵一下醒来,端起枪来就要往外冲,被司务长拉住,死死按在地上。一班长李跃文狠狠地瞪了他俩一眼,吓得小战士吐了吐舌头,向司务长抱拳感恩。他要是一步窜出去,暴露了目标,后果不堪设想。

      舒殿友压低声音,发出命令:“都精神点,谁也不许睡觉,时刻警惕。”隔着高粱垄沟,一个接一个传下去。

      二尺来长的一条小蛇不知什么时候睡醒了,从高粱杆上爬下来,顺着垄沟向前爬。很快就爬到通讯员小张身上。小张和连长舒殿友只隔着一条垄沟。他不敢懈怠,瞪着两只眼睛正顺垄沟望着前方,突然觉得脖子冰凉,用手一摸软软的一条大虫子,一把抓下来看清是一条小蛇,吓得他脸都白了,张大嘴不敢出声,那条小蛇受了惊吓,回头一口咬在小张手腕上,小张忍不住“啊”了一声。

      “别动!”舒殿友抓过小蛇,猛地甩出去。回头一口咬住了小张的手腕,吮吸出一大口黑血。正在这时,突然听见一声枪响,正是张野溪打的那一枪,紧接着“噼噼啪啪”的枪声由远而近,战士们立刻精神起来。

      下午三点多钟,鬼子们终于进入了包围圈。

      对面的山坡上,传来了第一声枪响,这是战士们盼望多时的枪声。“同志们,打!”舒殿友一声令下,子弹、手榴弹冰雹一样砸向敌人。刚才还耀武扬威的鬼子队伍立马乱了套。两面山坡上的子弹一起射向鬼子,子弹在鬼子中间开了花。一时间,打得鬼子哭爹喊娘,鸡飞狗跳。有几个鬼子依靠几棵杨树作掩护,架起了机枪、小钢炮,向两面山坡上还击。

      这群鬼子主要任务是守住据点,平时出来残害百姓,追击小股游击队,还没和八路军大部队交过手,今天见了这阵势,知道来者不善,不知遇到了多少八路军。鬼子队长山本和副队长东山岛也慌了神,见鬼子们乱钻乱窜,气得暴跳如雷,“叽哩哇啦”地叫唤,指挥鬼子们反击。日本鬼子训练有素,都有“武士道”精神,没死的鬼子们,立刻找好掩体趴在地上向山上还击。但他们毕竟是腹背受敌,寡不敌众,八路军的子弹、手榴弹打得他们抬不起头来。舒殿友看见站在路中间叫唤的鬼子山本,知道是个当官儿的,瞄准了他的脑袋,“啪”的一枪,山本应声倒下。“连长,你把鬼子官给毙了!”通讯员小张忘记了蛇咬的疼痛,大声喊。

      “鬼子山本被打死了,同志们,冲啊——!”对面山坡吹起冲锋号。

      “冲啊——”三区队的全体战士们,还有五六区的基干队员们猛虎一样冲下山坡,与鬼子展开了肉搏战。

      在这山清水秀的山脚下,在这宁静的山村旁,展开了一场刀光剑影、血肉横飞的厮杀……山脚下血流成河,侵略者的污血,污染了这块净土。

      经过近一个小时的生死搏斗,四十多名鬼子全部被消灭。

      打扫完战场,战士们兴高采烈,欢呼胜利。这是三区队出关以来,打死鬼子最多的一次。

      这次战斗,缴获了轻机枪两挺,掷弹筒两具,长枪三十九只,手枪两只。四百多发子弹。那时候部队缺乏武器,能得到轻机枪,掷弹筒,真是个重大收获。

      “同志们,大家先别高兴,战斗还没有结束。”集合好队伍,高桥队长下达命令:“二连长——”

      “到!”舒殿友行了个军礼,望着队长。

      “你带二连去宫家店,把那里‘人圈’墙推倒!”

      “是!”舒殿友回答。

      队伍很快隐没于青纱帐中。

本作品来源于"宁城信息网",版权归作者所有,如需引用请与作者联系,或与本网联系,宁城信息网将帮您与作者联系引用事宜。
对"《抗日英雄传》之【浩气长存】(02)"发表评论:
用户名: 欢迎注册成为宁城信息网会员
回复内容: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 请输入正确的答案以验证非恶意提交

本月新闻排行榜

本月文学排行榜

本月摄影排行榜

宁城信息网

手机版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