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宁城文学

《抗日英雄传》之【浩气长存】(01)

来源: 宁城信息网 新媒体编辑:王健 时间:2020/1/11 22:23:17 点击:590次

项 颖

舒殿友:

    舒殿友,又名张永胜,1921年生,农民家庭出身,河北省遵化县(现遵化市)西草场人。

    1938年7月参加冀东抗日大暴动,随部转战冀东,后编入冀东军区十一团,任副连长。1943年5月,冀东军分区组建三区队后,舒殿友任三区队二连连长,参加了三区队在承平宁地区所有军事行动,是武装开辟承平宁抗日根据地重要人物之一。1943年秋,八路军太行军区一二九师敌工部地下工作者金荣九、张一宇找到三区队,与冀东党的组织建立联系,首先是在宁城存金沟小梁子找到了当时在那一带带队活动的舒殿友。

    三区队打下宁城(小城子),敌人派重兵到宁城地区围剿。为了缩小目标,三区队分作几部分,在各路敌人中穿插迂回,与敌人进行艰难斗争。

    1944年3月11日夜间,舒殿友带领两个排,在宁城山头马营子西南沟与日伪讨伐队遭遇。当时弹药已十分缺乏,舒殿友带领队伍顺山岗向西突围。在李营子前山遇到悬崖。当时阴云密布,看不清周围情况。在追兵紧跟,前行无路的情况下,舒殿友与指导员马久荣研究决定,跳下悬崖,宁可摔死,也不当俘虏。如果悬崖不深,便可甩开敌人,突出包围,安全转移。

    全体指战员赞同领导决定,50余人随同舒殿友一起跳下悬崖。

    悬崖落差约50余米,有一定斜度。跳下后,连部司务长刘相廷等8人当场牺牲,十余人不同程度受伤,舒殿友头部受重伤。战士们用步枪做成担架,抬着舒殿友转移,行进到李营子老北沟时,舒殿友停止了呼吸。

引 子

     一九八四年九月的一个下午,一辆北京吉普车徐徐行驶在通往内蒙古宁城县山头乡马营子村的山路上,车内坐着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他双目有神,一脸焦急又充满期盼地望着车窗外,他是来寻找他的老战友们——当年八路军冀东军分区第三区队二连连长舒殿友等五十余位壮士跳崖之处。

     老人名字叫董国政,时任辽宁省丹东军分区司令员。他是抗战时期活动在承平宁地区的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冀东军分区三区队二连八班班长。他已经是几次来宁城了,走遍了宁城西部的悬崖峭壁,都寻找无果,但愿这一次,能寻找到当年令人惊心动魄的跳崖绝壁,揭开封存了四十年的真相,以告慰英灵,完成他多年的夙愿。

     山路崎岖,一路颠簸,道路越来越不好走,吉普车停了下来,前面没有路了。老人一脸失望,他不甘心啊,找不到老战友们的跳崖之处,他对不起牺牲的老战友,更对不起连长舒殿友啊。陪他一起来的宁城县山头乡党委副书记霍殿荣同志,骞国安同志一再地安慰着老人,陪他一起下车,找到当地老乡了解情况,据老人们回忆,李营子前山的确摔死过八路军,这支部队就住在西南沟。“去西南沟”。董国政老人的眼里又放射出希望的光芒。驱车到了西南沟,董国政激动地一拍大腿,指着山上的一棵树说:“就是这里,那棵“独立树”还在。”(“独立树”是一军事术语,是对有地形标识作用孤树的称谓)。董国政老人激动地流下了热泪,是啊,四十年刻骨铭心的记忆,他怎么能够忘记,在那血雨腥风的年代里,与日伪浴血奋战英勇牺牲的战友们啊!四十年前的情景一幕幕呈现在眼前……


一 、日寇铁蹄踏入宁城 集家并村百姓遭难

     一九四三年九月四日深夜,宁城县西部山区小梁子的山路上,急匆匆行走着一支八路军队伍。

     夜深人静,山路岖崎。残缺的月亮隐藏进薄薄的云层,狻猊的大山笼罩在一片朦胧之中。为了不惊动敌人,战士们攀悬崖越沟谷艰难而隐秘地急行军。

     这是活动在承平宁一带的八路军冀东军分区第三区队的二连指战员们,今晚,他们要去执行一项特殊的任务……

     “报告连长,前面发现敌人。”走在前面的一班长李跃文气喘吁吁跑过来说。

     此刻,已经是后半夜了,二连已经来到了宫家店路口,借着朦胧的月光,远远地看见有几条黑影沿着一条土沟,拼命地奔跑,后面有枪声,隐隐约约的吆喝声……

     “大家隐蔽,注意观察。”连长舒殿友一向沉着冷静,遇事不慌。

     战士们迅速地隐蔽在路边树林里。

     黑影越来越近了,有七八个人。能看清楚还有两个妇女。后面紧追上十来个日伪军,喊叫着,冲前面拼命奔跑的老百姓开枪。追在最前面的是两个“鬼子”,能听见“叽哩哇啦”的喊话声。

     “可能是从宫家店“人圈”逃出来的老乡。”指导员马久荣靠近连长舒殿友,小声对他说。

     “老百姓又遭殃了,要不要打个伏击,消灭这几个鬼子汉奸。”舒殿友盯着敌人说。

     “对,打他个狗日的!”战士们说。

     指导员马久荣说:“不行,咱们这次的任务是秘密行动,天亮之前,必须赶到东大楼伏击地点。”

     “到嘴的肉怎么能吐出来?”舒殿友眼里冒着火,咬紧牙关坚定地拼出一个字来,“打!”

     “打!”战士们应声附和着。

     打掉十几个日伪军,对三区队的二连战士来说,就像吃一盘小咸菜那么简单。这半年里,敌人大搞集家并村,搞千里无人区,可把老百姓祸害苦了,房子被烧了,庄稼被毁了,老百姓没吃没住,战士们正憋着一口气呢!

     马久荣再没有阻拦,他知道,连长舒殿友是一条硬汉子,有勇有谋,办事果断。是冀东大暴动打拼出来的抗联战士,他身边的战士们,大多数也是参加过冀东大暴动的坚强战士。

     “九•一八”事变发生后,东北大好河山沦陷,战略地位极其重要的冀东地区成了日寇进一步侵略的目标。

     一九三三年一月三日,日军侵占山海关,两个月后,热河失陷。长城抗战的失利和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的签定,国民党等于把东北三省拱手让给了日本。日本侵略军占领东三省后,为了控制从东北到华北的公路交通线,作为进一步侵华的兵站基地和军事跳板,将侵略魔爪染指冀东大部分地区。冀东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一九三八年七月,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与早已沦陷的东北紧紧相连的北平、天津以东,山海关、秦皇岛以西的山川与大海之间,在波涛滚滚的滦河两岸的广阔沃野,爆发了一场席卷整个河北省东部地区的抗日风暴──举世瞩目、震惊中外的冀东军民抗日武装大暴动。

     这是一场波澜壮阔的全民抗日大暴动,席卷了整个冀东和热河察哈尔部分地区。深受日伪蹂躏的劳苦大众,拿起长矛,举起大刀,组建起抗日队伍,向日伪军展开了英勇的斗争。按照党中央的部署,八路军第四纵队开入冀东,更加鼓舞了冀东人民的抗战热情,各界人士纷纷揭竿而起,抗日联军发展到二十万余人。给敌人造成沉重打击。但是,参加暴动的抗日武装毕竟是没有经过训练的普通百姓,缺乏武器装备,长矛、大刀怎么敌得过日军的飞机大炮。于是,抗日联军决定西撤,进入平西根据地整训。由于敌人层层阻击,只有先头部队到达平西根据地,大部分受阻溃散。抗日联军领导人李运昌、李楚离等领导人在平谷县召开各总队领导人会议,决定停止西进,返回丰润、滦县、迁安三县交界处的山区开展游击战争。舒殿友就是这些坚持下来的同志之一。

     连长舒殿友是河北遵化人,1938年参加抗日大暴动,后编入冀东军区十一团,任副连长。一九四三年五月晋察冀军区组建冀东军分区第三区队,舒殿友跟随高桥队长出关。

     “同志们,今晚任务特殊,情况紧急,老百姓有难咱们不能不管,大家找好地形,不许开枪,上好刺刀,打敌人个措手不及。”舒殿友压低声音说。

     “八班长!一班长!”

      “到!”“到!”

     “你们俩负责收拾那两个鬼子,让他们上西天!”

     “是!”

     八班长董国政和一班长李跃文分别蹲在两棵树后,上好刺刀,做好准备。

     “大家注意,等老乡们跑过去,敌人靠近了再打,听我命令。”

     “是!”

     战士们屏住呼吸,紧盯着敌人。

     老百姓跑过来了,有几个男人从战士们的眼前跑过,跑在后面的似乎是母女俩,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能听见“呼哧呼哧”的喘息声。眼看着快跑过去了,突然,后面的妇女被鬼子一枪打中,猝然倒地。

     “妈——妈——”女孩回身,去拉妈妈。

     “抓活的……”

     “花姑娘的……”

     鬼子汉奸扑了上来。

     “妈呀,妈——”女孩哭喊着。

     跑进树林里的一个男人又跑出来,企图去救母女。被其他人死死拉住。

     两个鬼子抓住女孩,发出淫邪的怪笑。就在他们洋洋得意之时。董国政一个健步窜上去,刺刀闪着寒光捅进鬼子的后背,给他来了的透心凉。另一个鬼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李跃文抹了脖子。这两个鬼子万万没有想到,这茫茫荒野就是他们的坟墓。

     十几名伪满军吓懵了,一时晕头转向。不知从哪儿突然冒出来这么多八路军,都说八路军来无踪去无影,这不就是天兵天将吗?这些伪军多数是“大烟鬼”、地痞流氓。日本人给点好处,就忘了祖宗,忘了自己是个中国人。平时欺压百姓有两下子,真正见了八路军,个个都成了怂包,扔下枪就跑。战士们要追,舒殿友说:“别管他们,让他们回去报信,敌人来这里搜山,牵制敌人,对我们这次任务有利。”

     这次战斗,不仅解救了百姓,消灭了敌人,还缴获了十几条好枪、二百多发子弹。意外的收获,让战士们乐得合不拢嘴。指导员马荣久脸上也露出笑容,他十分佩服连长舒殿友的机智勇敢。

      打扫战场时,战士们发现那位被鬼子打中的母亲已经死亡,小姑娘披头散发从树林里跑过来,扑倒在妈妈身上痛哭。她哭诉说,他爸爸想逃出“人圈”弄点粮食,被伪军抓住活活打死了,他的两个弟弟在“人圈”里得了痢疾,病得快不行了,她和妈妈跟着叔叔们逃出来,是想上山挖点儿药材,给弟弟治病。这时候藏在树林里的老百姓见是自己的队伍,跟头把式地跑出来,拦住了队伍。

      “同……同志……八路军同志……快救救乡亲们吧!”一位四十多岁高个子男人拦住了队伍。

      “救救我们吧,真是没法活了!”其他人也齐刷刷跪下来。

      “老天不开眼哪,日本鬼子太狠毒了。乡亲们被赶进“人圈”里,没吃没住。病死的,饿死的,天天往外拖死人哪!”

      “人圈”也叫“部落”。是日本侵略者为了切断八路军及游击队和老百姓的联系,强行“集家并村”施行的最狠毒的手段。起始于东北,扩大于热河,并且沿长城沿线制造了千里无人区。

     宁城人民不甘当亡国奴,抗日烽火早在日军入侵时就已燃起,各种抗日组织,蜂拥而起。冀东军分区组建第三区队进入承平宁,日本侵略者把宁城一带作为“治安肃正”的重点区域。

     一九四二年下半年,日寇加紧这一带“集家并村”的实施。使本来就灾难深重的宁城人民,更加陷入了暗无天日的困境。敌人用强制的手段将几个村子合并,集中到所谓的“部落”之内居住,强迫老百姓修上围墙。围墙四角设有炮楼。进出都要经过岗哨盘查。老百姓形象地叫“人圈”。老百姓住在“人圈”里,搭马架、住草窝,饥寒交迫,人畜同住。彻底失去了自由,失去了尊严。再加上瘟疫泛滥,缺医少药,食不果腹,“人圈”里几乎天天有病死饿死的。为了活命,人们挖墙洞、搭人梯,想尽一切办法逃出来,宁可去钻山沟,住山洞。

     鬼子根本就不把咱们中国人当人看,住进“人圈”里,日子猪狗不如,青壮年都被编入“灭共义勇队”,天天被逼着站岗放哨,练操,跟随伪军讨伐游击队。那些泯灭良心的日伪汉奸,啥损招都有,老乡们稍有反抗,不是乱棍打死,就是吊起来挂了“干白菜”。想出来弄点粮食,采点药材,被炮楼的伪军看见,“啪”一枪就给崩了。

     大个子男人拉住了舒殿友的手说:“同志,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呀?这次,我们是趁黑夜挖墙窟窿出来的,谁成想墙外有个死人,一群狗正啃死尸呢,看见我们叫唤起来,被岗哨发现追了出来,要不是碰见你们,我们就都没命啦!”

     大个子叫魏凤鸣,是这一带的富裕户,平日里积德行善,办事公平,日本人没来时就当“十家长”,日本人来了他不想给日本人干事,是武工队动员他做“两面政权”人物,以“十家长”作掩护给八路军办事。这次,被赶进“部落”之前,他在山洞里里藏了几袋子小米,他这次冒着生命危险逃出来,就是想法找到高桥部队,把粮食交给他们。

     舒殿友使劲握住了魏凤鸣的手说:“老乡,你们受苦了!咱们是一家人,你们的难处我们知道,我们一定想办法解救你们!”

     握手的时候,魏凤鸣悄悄在他耳边说出藏粮食地点。舒殿友感动得热泪盈眶。他说:“乡亲们,今天我们有任务,不能久留。等完成任务,一定想办法解救乡亲们。”他看了看低头哭泣的女孩子又对战士们说:“把大娘的尸体掩埋了吧。”

     战士们很快用树枝,石块掩埋好死去的妇女后,开始跑步前进,霎时便隐没在夜幕之中。


本作品来源于"宁城信息网",版权归作者所有,如需引用请与作者联系,或与本网联系,宁城信息网将帮您与作者联系引用事宜。
对"《抗日英雄传》之【浩气长存】(01)"发表评论:
用户名: 欢迎注册成为宁城信息网会员
回复内容: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 请输入正确的答案以验证非恶意提交

本月新闻排行榜

本月文学排行榜

本月摄影排行榜

宁城信息网

手机版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