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宁城文学

(网络影视剧本)玛瑙(一——下)

来源: 宁城信息网 新媒体编辑:qiulingxianren 时间:2019/12/2 16:36:18 点击:451次

崔凤和

第一集(下)
  
  (18)杨青江家 、夜内
  杨青江:“明天我就走了,种地的活就扔给你一个人了。”
  徐丽:“这几年你每年出去干,把活不都是扔给我吗!”
  杨青江:“今年不一样,多着叔叔的八亩地。”
  徐丽:“叔叔还不到七十,身体硬朗,地里的活,他干一半没问题。”
  杨青江:“尽可能少让叔叔干,外人笑话。把叔叔揽到咱们这屋,让叔叔扛大梁干活,情理上说不过去。”
  徐丽:“一家门口一片天,自己过自己日子,别人爱咋说就咋说。”
  杨青江:“还有一个事,婶子身体一直不好,家里还有点钱,如果婶子再犯病,找个车去医院给婶子看看。”
  徐丽:“你就放心地去吧!家里的事不用你操心。睡吧!明天早晨还起早去车站。”
  
  (19)杨旭屋里、 夜内
  王翠兰:“老头子,你手里有钱吗?”
  杨旭:“我手里哪有钱,咱们没有亲戚,如有亲戚,年节的有人给点压兜钱,前些年有点钱,在青山那屋时,都零碎着花了,老伴,你想干啥?”
  王翠兰:“这几天总觉得胃难受,准还是先前老病根。”
  杨旭:“睡吧!明早和老二媳妇要钱,我去给你买药。”
  
  (20)杨青江家、 晨内
  徐丽做好了早饭,丫头吃了上学了。杨旭过来吃饭。
  徐丽:“婶子咋没过来?”
  杨旭:“你婶子的胃病又犯了,昨晚一夜没睡好,疼起来就出汗,你手里有钱吗?一会我去买点药。”
  徐丽:“哪有钱,盖房子借了不少外债,到村里卫生所,和蒋焕赊账就行,青江回来给。”
  杨旭:“那我去赊点药。”
  
  (21)村里卫生所 、日外
  杨旭:“蒋焕,你去给你大娘看看,开点药。”
  蒋焕:“我大娘没有别的病,还是胃疼吧?”
  杨旭:“对,还是胃疼。”
  蒋焕:“我不用去,拿点药吃几天看看,要是不管用,就的去医院。”
  蒋焕开药,拿药,包好,递给杨旭。
  蒋焕:“大爷,这药还和每回的吃法一样。”
  杨旭:“蒋焕,我没拿钱,你记账。”
  蒋焕:“大爷,记您的张,还是记杨青江的账?”
  杨旭:“我跟着老二过呢,当然是记他的账,我来时,老二媳妇说是记账。还说,家里没钱,盖房子借了很多外债,等青江挣了钱回来给。”
  蒋焕:“老二媳妇真要是那么说的,大爷,那我就不和您说了。”
  杨旭拿着药回家。
  
  (22)杨青海家、 日内
  林倩:“青海,你应该去看看婶子。”
  杨青海:“婶子咋了?”
  林倩:“病了,我昨天看二嫂子去了集市,就过去坐一会,看婶子气色不好,叔叔要去医院,可手里没钱。我偷着告诉了叔叔,二哥的电话号。”
  杨青海:“你咋这多事,婶子闹病,二嫂子给二哥多少电话打不了。”
  林倩:“我看婶子怪可怜的,如再不去医院,婶子就命在旦夕。”
  杨青海:“虽然如此,咱们还是离二嫂子远一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那人得罪不起。”
  
  (23)杨青江家 、日内
  杨旭见徐丽没在屋,按通了青江的电话。那头说:“是老叔吧!有啥事?”
  杨旭:“你婶子病得够呛,你回来看看,到医院住几天吧。”
  杨青江:“叔叔,我明天和老板借钱,拿上钱就回去。”
  
  (24)杨旭屋里、 夜内
  杨旭:“这都三天了,明天青江咋也回来了。”
  王翠兰:“我的病我自己知道,这病不是好病。就是青江回来,咱也不去医院了。” 杨旭:“那不行,你跟了我一回,就是治不好你的病,也要知道你得的到底是啥病。”
  王翠兰:“别胡思乱想了,你手里有钱吗?要是有钱,你能让我多活一天两天,甚至十天八天,我也感激你,现在你一分钱也没有,说说算了。其实,你打电话是多余的,犯病已经二十几天了,这二十天,青江媳妇多少电话打不了?还用你欠着手打电话。”
  杨旭:“你说的也对。”
  王翠兰:“老头子,我没给你生一男半女,因为觉得有亏欠,所以一切事情都听你的,咱们一开始把青山拉过来当过子,就是错误的,第二次到老二这里来,更是错误,我死后,你打算咋办?”
  杨旭:“听你的,你说让我咋办我就就咋办。”
  王翠兰:“你谁也别跟了,去敬老院。”
  杨旭:“老伴,不是那么简单的,和你说这事你都不懂,走一步说一步吧!”
  
  (25)杨青江家、 日内
  杨旭打电话的第五天,杨青江回来,此时婶子已奄奄一息,
  杨青江:“叔叔,咱们去医院吧!”
  杨旭:“不用了,人就要烟气了,要是去医院,也许都到不了地方。准备后事吧!把你哥哥嫂子,还有青海和林倩都叫过来。”
  杨青江:“我这就去。”
  
  (26)杨青江家、 日外
  王翠兰咽了最后一口气,侄儿侄媳都来了,东邻西舍也来不少。
  老人穿的是没有档次的寿衣,棺木是最便宜的。没有搭灵棚,寿材露着天。
  有一媳妇从屋里出来,小声地和杨青江说:“嫂嫂叫你。”
  杨青江进屋,过一会出来,和葬礼主持人说:“大叔,现在才两点,离天黑还有五个小时,要不,下午出殡吧!”
  葬礼主持人:“杨青江,咱们这里还没有下午出殡的先例,恐怕不行。”
  杨青江:“一家门口一片天,管那多干啥,挺热的时候。”
  主持人:“别急,我问问杨坤大伯,他老人家是你们杨家岁数最大的。”
  主持人去找杨坤,杨坤来到杨青江跟前
  杨坤:“青江,你刚才进屋,在屋里出来,就说要出殡,快奔四十的人了,孩子再有几年就考大学,为人处事,要给孩子做一个榜样,你婶子闹病已是二十几天,现在是信息时代,这二十多天,难道你真的不知道?前天我过来看看你婶子,听你叔叔说,他也给你打了电话,难道你是混蛋?你把叔叔婶子拉来你屋时咋说的,赡养协议咋写的,拿出来念一遍,让大伙都知道知道。我把话放在这,谁再提出殡的事,就找我,我就不信了,明天也不出殡。往外拿钱,去办理这些人的伙食。”
  杨坤的一席话,说的杨青江红了脸,再不敢提出殡的事。
  杨青山杨清海哥俩,找材料搭灵棚。
  现在是秋收之前,夏锄之后,正是闲时候,除了少数人出去打工外,在家的人都来了。
  杨坤怕棺木里的人出现意外,指挥人们在棺木底下挖了一个坑,坑里放上水,人们不知道要几天才出殡,谁也不敢吱声。
  主任来了,杨坤迎主任进屋。
  杨坤:“主任来了,正好,张杰,你虽然是主任,但是,小一辈,我就得指使你,你和主持人商量,安排人去县城冰棍厂,买几块冰来,青江两口子孝道,要把婶子的灵柩在家里放三天。”
  张杰:“大伯,这热时候,别搁三天了。”
  杨坤:“这是青江的主意,你就安排人张罗吧!”
  张杰安排两个人骑摩托车去冰棍厂去买冰块了。
  
  (27)杨青海家、日内
  张杰安排买冰块的人走后,和杨坤说:“大伯,在这里不肃静,到青海家喝杯茶。”
  林倩见两位头面人物要去自己家,也就跟回来开门,泡上茶端上来。
  林倩:“大哥,大伯,我把茶泡上了,您们自己一边说话一边喝茶,我还得去那边。”
  张杰:“你去吧!我们走时把门锁上,”
  杨坤:“老三媳妇比那两个懂事。老二媳妇要是懂事,我那兄弟媳妇死不了,就是要命的病,起码能多活几天。”
  张杰:“我听说你刚才发火了?”
  杨坤:“是!现在就想把人抬出去,让外人笑掉大牙!老杨家出这一对败类。”
  张杰:“这是热时候,明早出了吧!”
  杨坤:“主任,我都这个岁数了,还不懂得这个,也就是说说大话,吓唬一下这两个不懂事的人。”
  张杰:“你这一吓唬,他们还真害怕了,托人去把我找来。”
  杨坤:“咋?是他们把你找来的,我还挺奇怪,你来的咋那么及时呢!”
  张杰:“所以我一进院,您就让我安排人去买冰块,您可真会整事。”
  杨坤:“不是我整事,我的老兄弟杨旭,也真可怜,以后咋办都不知道?”
  张杰:“杨旭老叔是一个没有远见的人,那次依我之见,谁说啥也不去老二家,就是分开过,自己也有个窝。可他偏偏吃错药了,偏偏就去了。这回可好,如老二也往外推,他连个窝都没有了。”
  杨坤:“把人埋上再说吧!看杨旭自己咋说,膝盖代替不了嘴。别人瞎操心。”
  张杰:”总在这里说话不行,我知道咋回事就好了,过一会还是去那边。”
  杨坤:“张杰,虽然是明天上午出殡,但到那边可不行你说破,我要让他们两口子知道知道锅是铁打的。”
  张杰:“您是长辈,一切都听您的。”
  
  (28)杨坤家 、晨内
  画外音:“大伯,起床了吗!您快去吧!出事了,我嫂子病了,我哥打个车送我嫂子去了医院。”
  杨坤:“你是青海吧!先回去,大伯一会就到。”
  杨坤老伴:“一大把岁数了,无缘无故地得罪人,这回出事了吧!”
  杨坤:“你懂啥呀!这是老杨家的耻辱。他们怕今天出不了殡,变相地躲出去了。”
  杨坤穿衣下地,洗脸,去了杨青江家。
  
  (29)杨青江家、 日外
  主人走了,做饭的,帮工的,全是外人。
  杨坤来到院里。
  张杰:“您咋才来,这里都乱成一锅粥了,我要不来,这里的人都散了。”
  杨坤:“ 没事,天塌不下来。”
  杨坤进屋找做菜的,做饭的。
  杨坤:“咋样,中午的饭菜够不?”
  做菜的:“够!昨天您说今天不出殡,因此,我买菜多买不少。”
  做饭的:“他家大米有很多,这些人五天也够。”
  杨坤:“不管他们回来不回来,十点出殡,这是热时候,买来的菜不能剩,晚上再来吃一顿。”
  做菜的:“大叔,你不是说今天不出殡吗?咋又变了?”
  杨坤:“你没看主人躲出去了吗!”
  
  (30)杨青江家 、日外
  就要起灵了,杨青江还没回来,杨坤向四周看看。
  杨坤:“杨青海,你过来。”
  杨青海:“大伯有啥吩咐?”
  杨坤:“一会起灵,你扛引魂幡。”
  杨青山过来说:“大伯,我是过子,引魂幡理应我扛。”
  杨坤:“青山,你说这话好没道理,过子身份不是注销了吗?就连过子单都拿出来作废,当场就撕了,难道你忘了?”
  杨青山:“那破玩意,扛不扛的还有啥便宜,我就是说说而已。反正也没有啥东西了。”
  人们一边抬着灵柩往山上走,一边嚷嚷着,
  甲:“这杨青海是个二百五,啥东西没有他的份,他还扛引魂幡,他也不觉得冤?”
  乙: “先前杨青山要扛,让他扛算了,杨坤那老爷子叫那劲干啥!”
  丙:“看着是一根秫秸,扛到山上也是怪沉的,前些天山南那个村子,一个姓驺的老汉死了,四个儿子谁也不扛引魂幡,结果,主持人把引魂幡放到棺材天上,举重的抬到山上的。” 
  丁:“照你们说的,杨青江今天不回来,是躲这个引魂幡了。”
  主持人:“这就到了,别嚷嚷了,替人家操心有啥用,紧走几步。”
  帮忙的人把逝去的人埋了,回来吃完饭回家了,临走时杨坤说:“这里的菜还有不少,晚上都过来,再吃一顿。”
  
  (31)杨青海家、日内
  村主任张杰,杨坤,在杨青江家吃完饭,来杨青海家。杨青海还没吃饭,林倩先回家,给两人泡茶。
  张杰:“林倩,你还没吃饭,快回去吃,吃了饭,偷偷地告诉你叔叔,我们在这里,叫他来说话。”
  林倩扭头要走,迎面进来一人。
  林倩:“是叔叔。”
  张杰:“正想叫林倩告诉你,今天下午没事,来这里说一会话。”
  林倩:“叔叔,您们喝茶,说话,我去吃饭。”
  林倩又拿来茶杯,给叔叔倒上茶水,转身离去。
  张杰:“老叔,老伴走了,剩你一个人,以后咋办,您想过吗?”
  杨旭:“就因为这事,才追寻主任的足迹来到这里。”
  张杰:“我和大伯说,找个肃静的地方喝茶,想来想去,来在这里挺好。”
  杨旭:“别的啥也不说了,我现在一心想去敬老院。”
  张杰:“老叔,您知道去敬老院要有啥条件吗?
  杨旭:“不知道。”
  张杰:“首先要看有无劳动能力,还要看从年轻到现在的家产房舍,然后把身份变成五保户,这样,将来才可以进敬老院。如没有这些条件,想去敬老院,也可以,每年一万多元的赡养款必须先拿上。”
  杨坤:“老弟,一开始你就不应该离那个窝,那是你的老院子,你太没章程了。”
  杨旭:“当时如果是侄子叫我过来,我会考虑一下,可那天是侄媳妇叫我过来,我就欣然答应了。”
  张杰:“这事这么办,过些天看看,如果杨青江他们两口子对您的态度好,还是跟他过,毕竟有赡养协议. 如不好,想去敬老院,村里的干部都来,让他拿赡养费,看他咋说。无论如何走五保户的路,我们支持,但是现在您得有地方住。”
  杨清海进来,: "我二哥回来了,都过去吧!一会他看您们在我这里,该有想法了."
  杨坤:"你二嫂子回来了吗?"
  杨青海:"没看见."
  张杰 : "!咱们过去."
  
  (32)蒋焕家、 日内
  蒋焕媳妇: "杨旭老伴今天出殡,杨青江两口子躲出去了,你知道不?"
  蒋焕, "咋不知道, 出殡时我也去了. 他们是被杨坤敲打一顿, 才躲出去的 。
  蒋焕媳妇:“刚才听说杨青江回来了,你去看看,把杨旭老伴的药钱算一算,要不,杨青江过一两天走了,你和谁要钱。那两口子办事不地道,周围的人都躲着他们。”
  蒋焕:“别把人埋汰的那么严重,不至于吧!”
  蒋焕媳妇:“不信你就去看看,周围人说的不对才好。”
   

    (33)杨青江家 、日外
  杨青江在院里,杨坤、张杰、杨旭、进院。
  杨青江:“两位长辈和主任去谁家喝茶了,咱家也有茶。”
  张杰:“我们也想喝东道主的茶,无奈主人躲出去了。”
  杨青江:“不是躲出去,是媳妇真的病了。”
  蒋焕来。
  杨青江:“别在院里了,一个是医生,一个是主任,两位自家的长辈就不用说了,走!进屋!”
  做菜的做饭的进屋, 做菜的和杨坤说:“大伯,晚上还有多少人吃饭?”
  杨坤:“中午多少人,晚上就多少人。”
  蒋焕:“杨青江,一会还有病人打针,我想咱俩算一算婶子用药的钱。”
  杨青江:“多少钱?”
  蒋焕:“差十块不到六百。”
  杨青江:“咋那多,二十几天就用那些药?”
  蒋焕:“你要真觉得多,咱们再加上三百元钱的出诊费。”
  杨青江:“出诊费就别加了,刚盖完房子,确实没钱,我看这么办,我老叔有树,你就挑最粗的锯两颗,吃亏赚便宜的咱哥俩没啥说的。”
  蒋焕:“杨青江,没时间和你做买卖,我那里是药店。再说,老叔的树,大的都被你锯光了,最粗的也就是檩材,六百元钱,你给我两棵树,亏你想得出?限你三天,把钱给我。”说完,一甩袖子,走了。
  主持人进屋:“开饭了,中午多少人,晚上还是多少人,你们几位也去客厅坐桌吧!”
  杨青江:“走!吃饭去。张杰哥和大伯,你们吃完饭都别走,我有几句话说。”
  客厅里喝酒的人,闹哄哄的,说啥的都有。
  有一小伙子:“二哥这房子盖得好,宽敞的客厅就像电影院礼堂一般。”
  又有一个小伙子:“二哥,二嫂子啥时回来,躲着这些帮忙的也不是个法。”
  杨青江:“没躲着,你二嫂子真有病,刚才来电话说,明早就回来了。”
  
  (34)杨青江家、 夜内
  吃完饭,帮忙的都走了,杨青江睡觉的屋子里,张杰、杨坤、还有几位岁数大的,喝着杨青江泡的茶。
  杨青江:“主任、大伯,之所以把您们留下来,原因是我现在有点难题。”
  张杰:“有难题你自管说。”
  杨青江:“过几天我还去打工,婶子去世了,孩子上学,家里边叔叔和侄媳妇不方便,叔叔也是快到七十岁的人了,我想让主任和上边说说,把叔叔送去敬老院。”
  张杰:“杨青江,你这个提法很好,国家现在正提倡这个事。不过,那里的费用你也许承担不起。”
  杨青江:“主任哥,我咋没听明白,去敬老院还有费用?”
  张杰:“这事你都不知道?去敬老院的老人,只能是五保户,如果不是五保户,凡是有儿有女的,都要拿费用。”
  杨青江:“叔叔没儿没女,就麻烦主任哥哥给办理五保户。”
  张杰:“那好吧!明天我去给你叔叔办理无保护。可有一宗,办理五保户不是那么简单,青山和青海你们也都在这里,你们叔叔的五保户,我要报上去,上边会下来人,查此人从年轻时所有的固定财产、房基地、自留树、承包地和自留地的面积,这些都要上报归公,然后才能申请五保户。”
  杨青山:“主任,要是拿费用,拿多少?” 
  张杰:“一年是一万一。”
  杨青山、杨青江、半天无语。
  张杰:“究竟咋办,你们哥俩好好想想,夜深了,我回家去休息了。”
  杨青江:“主任,要不现在就让叔叔去敬老院,我们哥仨拿钱,每人三千多点,也没啥问题。”
  杨坤:“青江,亏你想得出,人家老三与你叔没关系,你把人家也裹进来,想让人家拿钱,哪有那种情理?”
  杨青山:“老二说得对,虽然老三没得到东西,可同样是侄子,垄头是一样长,不能没有他。”
  又是一阵沉默。
  杨青海:“既然大哥二哥说我们哥仨,和叔叔是一样的垄头,我也说两句。叔叔和大哥一起过了三十年,和二哥过了两年,我不能袖手旁观,这回去我家,我赡养叔叔。”
  杨坤:“这更不合情理,青海,这里没有你的事,你回家睡觉去。”
  杨青海:“大伯,今天的事,我必须参与。”
  张杰:“杨青海,你可想好了,作为男子汉,可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
  杨坤:“青海,你叔叔过了六十多年的东西,给了你大哥,有点木材,给了你二哥,轮到你的班,啥也没有了,就剩一个干巴老头子了。”
  张杰:“杨青海,你可别后悔?”
  杨青海:“我后啥悔,如果老人有东西,我贪图老人的东西,老人花钱的地方大,不合算了,我后悔。现在老人啥也没有,现在我已经把以后所有的事情都考虑好了,没有后悔一说。”
  杨青江高兴地说:“那就写协议吧!”
  杨青海;“二哥,协议就不用写了吧!写也没用。大哥那里还有过子单呢!不也作废了吗!二哥,你的协议你可得拿出来,要不,哪一天我觉得吃亏,去告你,你可得不偿失。”
  杨青江:“对!对!”
  杨青江和杨旭爷俩都把协议拿出来,当众撕毁。
  杨青海:“老叔,我们把屋子收拾收拾,明天下午搬过去。” `

本作品来源于"宁城信息网",版权归作者所有,如需引用请与作者联系,或与本网联系,宁城信息网将帮您与作者联系引用事宜。
对"(网络影视剧本)玛瑙(一——下)"发表评论:
用户名: 欢迎注册成为宁城信息网会员
回复内容: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 请输入正确的答案以验证非恶意提交

本月新闻排行榜

本月文学排行榜

本月摄影排行榜

宁城信息网

手机版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