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宁城文学

(网络影视剧本)玛瑙(一……上)

来源: 宁城信息网 新媒体编辑:qiulingxianren 时间:2019/11/27 15:03:12 点击:656次

崔凤和

 演员:杨青山、杨青江、杨青海、杨坤、杨旭、张杰、 蒋焕、王平、程虎、石秀云、徐丽、林倩、王翠 兰、

 歌词: 好心之人得好报,
              像似神灵暗中瞧。
              有始无终小人见,
              亏时笑断众人腰。
  

  第一集(上)


1)农户家中,夜内

  杨青山:“石秀云,咱们的日子不能这样过了,儿子念高中了,几年就考大学,改革开放已经二十几年了,老这样在土地盘算,就那二十亩地,年年倒茬的种点经济作物,钱不够花呀!”
  石秀云:“你想咋办?”
  杨青山:“我想出去打工,这两年周围的人,有不少人出去打工,都挣回了钱,我也要出去试试。咱们家以后缺钱的地方大了,儿子在城里念高中,婶子又有病,叔叔的身体每况愈下,不早一点用劲可不行。”
  石秀云悄声地:“杨青山,咱们结婚已是十几年了,你家的事我从来没问过,你和叔叔婶婶过日子,是从什么时间开始的."
  杨青山:叔叔婶子没儿没女,我八岁那年,不知叔叔和爸爸咋说的,请了年长的街坊邻居两大桌,说是把我过继给叔叔,给叔叔养老送终。从那以后,我就来叔叔家吃住。成了叔叔的儿子,叔叔的所有财产,也就没有争议的成了我的财产。再后来,你就来了。”
  石秀云:“这么说来,虽然同样是侄子,青江、青海就一点也没有赡养叔叔的义务了?”
  杨青山:“是!从打我过来,叔叔婶子一直对我挺好,”以后咱们要好好待叔叔,给叔叔婶婶养老送终。”
  杨青山翻箱倒柜,找出过子单,拿给石秀云看。
  石秀云:“现在是新社会,我咋没听到有过子一说?”
  杨青山:“新社会叫养子,是一样的。其实也有不一样的地方,过子必须是叔父和伯父,就是在旧社会,没有亲情的,也是养子。”
  石秀云:“你叔叔好命运,过继了你这个孝顺的儿子。”
  杨青山:“当时,也许是老人们的思想守旧,也许这地方偏僻,就做了此事。不管咋地,也要尊重过去的一切事实。再说,叔叔对我不薄 ,我要像对待父亲母亲一样对待叔叔和婶子。”
  石秀云:“即便是做了叔叔婶婶的过子,你爸爸那年闹病去世,你跑前跑后的干啥?”
  杨青山:“国有大臣,家有长子,两个弟弟刚成家,对外事往来都不懂,我不张罗谁张罗。”
  石秀云:“照你的说法,做了过子,自己父母的事还要管,你的两个弟弟领情吗?”
  杨青山:“他们时常和别人说,我这个哥哥当的够格。”
  石秀云:“即便如此,我有一个想法,咱们和叔叔分家另过。叔叔这里有事,青江青海也一定能过来帮一点。”
  杨青山:“秀云,说了半天,你就是为了减轻自己的负担,和叔叔婶子分家呀?这绝对不行,一是那样做不通情理,另一方面说,也会被东邻西舍笑谈。别寻思那些自私的事,天不早了,睡吧!”
  石秀云:“我就是说说而已。”
  
  (2)杨旭屋里 、日内
  杨青江进屋,
  杨青江:“叔叔、婶子、中秋节的东西还有不少,今天中午到我家吃。”
  王翠兰:“谁家也不去,挺麻烦地。”
  石秀云:“婶子,他二叔叫您们,您们就去,同样的侄子,吃一顿两顿也是应该的。”
  老两口子下地穿鞋,跟老二走了。
  
  (3)杨旭屋里 、夜内
  杨旭悄悄的说:“老伴,我总觉得不太对劲,这半年来,青山媳妇总是夸青江两口子和青海两口子心眼好,不知她是啥目的?这里边一定有事。”
  王翠兰:“我的病怕是不能日久,也就是三年两年的事,你可要想好了,不管啥事都不要在脸上表现出来,要学会糊涂,自古以来,让人见不上的人,大多都是明白的过了头。只有糊涂,别人才不烦。”
  杨旭:“老伴,你说的这些我都懂,有些事不是你说的那么简单,你觉得糊涂就可以了,不对,有时,你假装糊涂了,别人会觉得你真傻,就会顺着你糊涂的思维待承你。”
  王翠兰:“ 傻不傻的自有天知道,已经到了太阳要落山了,但愿这最后用人的时光过得好,但愿青山和秀云不变心。”
  杨旭:“老伴,一个人到老来是享福是受罪,自己说了不算,我觉得,青山这孩子不会变心的。”
  王翠兰:“家鸡咋打不出院,野鸡不打不进家,以后的路,走一步算一步吧!”
  
  (4)杨青山家 、日内
  杨青山几口人正吃饭,邻村的一个人来。
  杨旭见有客人来,吃完饭给老伴使了个眼色,两位老人回自己的屋了。
  邻村的人:“青山哥,冬天时,你和我说要出去打工挣钱,现在元宵节已经过了,我们这些人过几天就走了,你要想去,就准备准备,用人的地方有了消息咱就走。”
  杨青山:“准去!准去!哪天走,喊我一声,保证跟去。”
  邻村的中年人:“准去就好,我就走了,还得通知很多人。”
  杨青山送客人到院外。
  
  (5)杨青山家 、夜内
  杨青山、石秀云、吃完晚饭,躺在炕上。
  石秀云小声地:“杨青山,年前说的事,你不能忘了,走之前必须处理好。”
  杨青山:“啥事,我咋忘了?”
  石秀云:“和你叔叔分家的事。”
  杨青山:“都这些年在一起过了,一下子想分家,你让我咋和叔叔婶子说?这不是给我出难题吗?”
  石秀云:“不管你咋说,反正必须的说,这也不是啥寒掺事,老李家前两天亲爹亲儿子都分开过,咱们这叔叔侄子就不能分了?”
  杨青山:“你让我想想。”
  
  (6)杨青江家 、日外
  杨青江:“徐丽,大哥今天中午叫咱俩去吃饭,不知啥事。”
  徐丽:“大哥大嫂平常过日子心如米粒,准是有事,没事舍不得花钱,听说也请了老三,还买了不少好菜,不知请没请外人?”
  杨青江:“昨天大哥说,他要出去打工,他们地多,叔叔婶子都不能干累活了,他不在家,叫老三咱们两家帮着干点活,嫂子轻一些。也许就是这个事吧!”
  徐丽:“你说的也不一定对,到那里就知道了。快晌午了,走吧!别让人家再来叫。”
  
  (7)杨青山家 、日内
  杨青山夫妇一个炒菜的,一个做饭的。杨青江夫妇来到。
  徐丽:“大哥,我来炒菜,今天就是家园的人呀!还是有外人?”
  杨青山:“没有外人,就咱家这几口人,吃顿饭,说一会话,过几天我就出去打工了。”
  杨清海两口子来到,杨旭出去串门也回来。
  杨旭:“青山,你这是又买酒又炒菜的,今天有外人吧?”
  石秀云:“叔叔,没外人,就是咱自己家的爷几个娘几个,过年买的菜多,都过来吃一口。”
  
  (8)杨青山家客厅、 日内
  一个大圆桌,摆了一桌好菜,孩子们都上学了,老少四对夫妇围坐在一起,杨青山先给叔叔婶子把酒斟上,又给弟弟弟媳斟上酒,开口说:“叔叔、婶子。弟弟、弟媳、今天咱们聚在一起,我有几句话说,过几天我就出去打工了,不知啥时回来,儿子念高中了,上学早,放学晚,两位老人跟我们吃饭不方便,我想叫叔叔婶子自己做饭吃,地他们自己种,说白了,就是分开过。我不在家,老人要是有用人的事情,你们几人都帮衬着点。”
  杨青江夫妇、杨清海夫妇、谁也没吱声。
  杨旭:“青山,你说的啥话?你是看叔叔婶子干不动活了吧?要这么说,就得好好说道说道,这饭不能吃,要想分家也行,把当时写过子单的那些人都找来,虽然有两个人已经去世了,但还有八位,再把村里的干部也找来。你要去你就去,你不去我去。”
  也许是觉得理亏,杨青山没吱声,也没去找人。
  杨旭看了半天,见杨青山没动,站起身来,向屋外走去。
  
  (9)村主任张杰家 、日内
  张杰一家人正吃饭, 杨旭有点生气地进了屋.
  张杰: "老叔,您吃饭了吗?没吃在这里吃点,,我们家今天的饭不好."
  杨旭:"没吃也不在你这里吃,你也别吃了,现在就跟我走.到我家去吃."
  张杰:"我这就吃完了,吃完了就走."
  杨旭:"不行,现在就走。"
  张杰:"到底是咋回事,您先和我说说。"
  杨旭:"走吧!一边走着,我和你说。"
  杨旭拉着张杰的胳膊出了屋。
  
  (10)路上、 日外
  张杰:"老叔,咋回事,您不说我闷得慌."
  杨旭:"主任,今天青山两口子要分家."
  张杰:"没听说你们家有磕磕绊绊的事呀?"
  杨旭:"从打去年春,青山媳妇就不止一次地说,青江,青海他们心眼好,你婶子我俩就奇怪,无缘无故地总说他们两家人心眼好干啥?没成想今天才知道,他们两人炒了菜,叫来青江青海四人,端起酒杯说想分家,分了家后,地里的活,或是有了病啥的,找心眼好的照顾.我一听这话,心里就装不下了,养了这些年不是白养了吗? 在家出来, 先来找你.你给我出个道,还找谁?"
  张杰:“您想都找谁?”
  杨旭:“我想找前些年的大队主任刘青林,找杨青山的老爷爷,再找杨青山的大伯杨坤,杨坤也是杨青山的姨父,这几人都是写过子单时在场的人。”
  张杰:“杨青山的老爷爷就别找了,岁数大了,磕着碰着的不好。再说,他们真要想分家,找人也没用,孝道二字是自愿的,属于道德的范畴,不是法律的范畴,”
  杨旭:“不管咋着也得说道说道。”
  张杰: “老叔,你要冷静一些,你们这是叔叔侄子,前几天老李家爷俩个都分家了,李家的二蛋他爹要二蛋每月拿点抚养费,二蛋说,我掐一片菜叶盖不过腚来,拿啥给你抚养费。你们爷俩分就分吧!实在不行,我给你上报,如果批下来享受五保户的待遇,真正身体不行那天,去敬老院。”
  杨旭:“别人不找,咋也把杨坤找上,以后咋办,杨坤说话也会有分量。还有前大队主任刘青林,先前的事都是他做主。”
  张杰:“谁做主也没用,他要想不行孝,玉皇大帝来也没用。”
  
  (11)杨青山家 、日内
  又来了两位岁数大的人,还有主任,杨青山两口子重新做饭,重新炒菜,杨青江,杨清海增加吃饭的桌子,拿碗,端菜,并摆着两张桌子,客人主人都坐下。
  杨青山把先前斟的酒,倒回酒壶,又重新挨个地把酒斟上,端起自己的酒杯说:“凡是来的,都没外人,把这杯酒喝了,我有几句话说。”
  张杰:“青山,别!先别说,等喝完酒,吃完饭再说,现在咱们尽情地喝酒,吃饭,反正才进二月,一点活也没有,平常都忙,也喝不着兄弟的酒,吃不着兄弟的饭,今天喝酒就算串门了。喝酒时说别的事,就把喝酒的心情搅了,你们说对不对?”
  杨坤和刘青林两位老人也随着说:“对!对!主任说得对!有啥话喝完酒再说!”
  这些人放量的喝起来,喝着喝着菜没了,杨青山两口子又重新炒菜,这顿饭一直吃到下半晌。刘青林岁数大一点,不知是装着还是真的,像是醉了,被杨青江杨青海二人架着胳膊送回家了。
  吃完饭,杨青山烧水泡茶,给每人满上一杯。
  张杰:“青山,吃饭之前,你想说几句话,我没让你说,这回吃完饭了,有话你就说,你可是快说,要不,太阳剩不高了,闹不好晚上……。”
  杨青山红着脸说:“其实没多大事,过几天我想出去打工,秀云自己在家,孩子念高中了,上学早,放学晚,岁数大的老人和她们娘俩吃不到一起,想让叔叔婶子自己做饭吃,方便一些,把青江青海他们叫来,想说说这事,他们有时间也照顾一些。我话还没说完,叔叔就去找您们去了。既然叔叔把您们找来,咱就说道说道,我虽然是过子,但也是要到十岁才过来,也没用叔叔婶子擦屎擦尿,侄子不是我一个,应该轮班照顾叔叔婶子才对。”
  青江媳妇徐丽说:“大哥,你这样说可是不对,前些年叔叔婶子年轻,过了一辈子的家当都给了你,那是简单的事吗?”
  杨青山:“他二婶,要说过日子,谁家不过日子,都是为了吃喝穿戴的生活,叔叔,您说,咱家比别人家强多少?”
  杨坤:“青山,你又是我的侄子,又是我的外甥,当时写过子单时,是我写的,那时你虽然小,但也是点头的,过子单你们爷俩一人一份,你拿出来看看,”
  张杰:“青山,你大姨夫说得对,你和你叔叔的关系是有文字记载的,不用说爷俩没有矛盾,就是有点矛盾都得有始有终。”
  杨青山:“我也不是不养老送终,只是这几年孩子念高中,考大学,有些不方便,现在让老人自己做饭吃,青江青海帮忙照顾点,等过些年我的负担轻了,当然就养老送终了。”
  杨坤:“杨青山,你说的话好像没道理,你说等你负担轻了再养老送终,你叔叔婶子的岁数能等吗?先前写的过子单是我执的笔,你要想翻盘也可以,我要和现在的主任携手把你的叔叔婶子送去养老院,不过,一年高额的费用你要承担。凑乎着过吧!就是穷点,叔叔也不会有怨言。毕竟一纸文书承载着一切。”
  石秀云:“各位长辈,今天的话说到现在,我要说两句,他们爷俩的过子单,应该拿出来看看,那上面咋写的。都写的谁?是不是有我,如果没有我,我没有养老送终的义务。就得分家。”
  听了石秀云的这句话,谁也不言语了。
  徐丽:“按理说,我没有发言的权利,但是,我看今天的事有点不好办,既然嫂子和叔叔婶子非分家不可,我到要问问你们的家咋分,如果分得合理,我们给叔叔婶子养老送终。”
  张杰:“杨青江,徐丽说的话,你们商量过吗?这可是一份承诺,毕竟叔叔婶子都老了。”
  杨青江:“徐丽有这份孝心,我没啥说的。”
  张杰:“杨青山,石秀云,既然杨青江要赡养叔叔,这些人要听听你的条件。”
  杨青山:“现在住的院子是叔叔的,叔叔的旧房我拆了盖了新房,二弟弟媳要把叔叔叫去一起过,我不可能把院子给叔叔一半,叔叔有一片自留树,单干时我们分了四口人的树林子,盖房子时用了一些,如果叔叔婶子去了青江那里,把属于叔叔的树林子给青江带过去。”
  张杰:“杨青江,徐丽,你们说这样行吗?”
  杨青江:“行不行的,亲兄弟,能说啥。”
  张杰:“杨旭老叔,您愿不愿意到青江那里去?”
  杨旭:“愿不愿意都得去。”
  张杰:“杨青海,你们两口子可啥也没说。” 
  杨青海:“这里边没有我们的事,我们说啥?” 
  张杰:“那今天的事就这样吧,不过,为了稳妥,杨旭老叔和杨青山,你们爷俩二十多年前写的一人一份的过子单拿出来作废,杨坤大伯,我听说先前的过子单是您写的,这回杨青江要赡养老人,这个赡养协议还是由你来写。其实,我要申明一点,文字是一种形式,情感才是最重要的。”
  杨旭和杨青山各找出过子单,交给主任作废,杨坤开始写赡养协议.
  赡养协议写好后。爷俩一人一份。
  石秀云又摆桌子,拿上贩来。
  
  (12)杨青江家、 夜内
  杨青江:“徐丽,你今天咋学着懂事了 ? "
  徐丽:“咋,我做得不对? 两个老人总得有人管吧?"
  杨青江:“平常咱这里吃好饭,我说给叔叔端一碗去,你都有点不情愿."
  徐丽:“叔叔婶子和大哥一起过,你献啥殷勤?
  杨青江:“不管咋说,你今天有点反常,大哥是过子,孝不孝的是人家的事,你把老叔叫过来可要有始有终,决不能半途而废。”
  徐丽指点着杨青江的脑门说:“你个傻货,老叔那大一片树林子,还不够他们的生活费,明年咱们盖房子,不用买木料了。”
  杨青江:“原来你是眼馋老叔的那些树了。”
  徐丽:“别说的那么直白,你想想,如果去了敬老院, 那些树木都得归国家,怪可惜的。”
  杨青江:“不要把小九九打在那些树木上,要考虑怎么孝顺叔叔婶子才对。”
  徐丽:“可汤煮糊糊,面在锅里转。那些树木的价值,再加上老两口的七八亩地,咋也够他们花的了。”
  杨青江:“你这是啥逻辑,你一说要对叔叔婶子尽赡养义务,那些人都是用敬重的眼光看你,我就不明白,你咋还说这些话?”
  徐丽:“别说没用的了,收拾厢房,明天让叔叔婶子搬过来。开春后和叔叔说,把木材锯了,明年盖房子。”
  徐丽去收拾屋子,杨青江也跟了出去。
  
  (13)杨青江家、 日内
  中午饭吃的是饺子,一家五口人,一边吃着,一边高兴地说着。
  杨旭:“青江,你看人家你哥的房子盖得多好,你这几年就在外边打工,一定能存几万,明年也把房子修缮一下。”
  杨青江:“去年冬天我就去砖厂定了砖,就缺木料。”
  杨旭:“这孩子,你和叔叔外道啥,用多少就锯多少,那些树反正早晚都是你们的。”
  杨青江:“原来打算盖四间,这回叔叔过来,咱们盖五间,盖完房子,叔叔也能住正房了。”
  杨旭:“只要心情顺,住哪都一样。”
  
  (14)树林子 、日外
  杨青江找了几个人,闹闹哄哄地锯树。
  
  (15)杨旭屋、 夜内
  王翠兰:“你白天锯木头去了?”
  杨旭:“是。”
  王翠兰:“锯多少?”
  杨旭:“自留树那块,大部分都锯了。青江这回盘算着盖六间,锯的少了不够。”
  王翠兰:“你的好心是多余的,啥事都得留后手,其实咱们是错误的,一开始就不应该把青山做过子,这回又来青江家,把东西折腾没了,说啥都不好使了。”
  杨旭:“老伴,不要三心二意的,自古就有‘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说法,不要想的太多。”
  王翠兰:“不是我想的多,是事实难料呀!我到没事,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没有三年二年的活头,我是担心你呀!凡事可要多长个心眼。”
  杨旭:“别胡思乱想了,睡觉!”
  
  (16)杨青江家 、日外
  第二年开春。
  杨青江家请了不少人,闹闹腾腾地盖房子。
  
  (17)杨青江家 、日内
  杨青江盖完房子,全家人搬进了漂亮的屋子。吃着可口的饭菜,一家五口其乐融融,一边吃着饭,一家人唠起了家常。
  杨青江:“老叔,过几天我就走了,婶子体质弱,尽量别干活,老叔体质还行,地里的活您帮徐丽干。”
  杨旭:“你想去哪里?”
  杨青江:“还去去年打工的地方,今年盖房子,已经在家三个月了,盖房子借了不少外债,出去干一段时间,挣了钱把外债还了。”
  杨旭:“你去吧!家里这点活不用惦记,我和徐丽干,什么时间走?”
  杨青江:“那里来三回电话了,准备明天就走。挣了钱,还了外债,有余钱再添置点家具。”
  杨旭:“别一下子想得太多,过日子要循序渐进才对。”
  杨旭夫妇吃完饭,回自己的屋。
  

本作品来源于"宁城信息网",版权归作者所有,如需引用请与作者联系,或与本网联系,宁城信息网将帮您与作者联系引用事宜。
对"(网络影视剧本)玛瑙(一……上)"发表评论:
用户名: 欢迎注册成为宁城信息网会员
回复内容: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 请输入正确的答案以验证非恶意提交

本月新闻排行榜

本月文学排行榜

本月摄影排行榜

宁城信息网

手机版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