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宁城文学

《抗日英雄传》之【不死的高桥】(03 04)

来源: 宁城信息网 新媒体编辑:王健 时间:2019/11/5 10:09:05 点击:666次

王辅睿

      在威震敌胆的抗日名将、冀东军分区副司令员兼十三团团长包森将军指挥下,在尖锐残酷的冀东游击战争中,苏然迅速成长为一位智勇双全、军政兼优的军事指挥员。他和老红军出身的教导员郑紫明一起,携手加强部队军事政治建设,把一营锤炼成包森将军手中的一把利剑,屡立奇功。

      顺义东南、三河以北的二十里长山盘踞着大量土匪。有十几人或几十人成伙的,也有百八十成帮的,如郑九如、袁照东等大小土匪头目,暴动时都曾打着“抗日”旗号,到处作恶滋扰。日本特务机关也专门派出“招抚队”,对各色武装进行诱降劝降。顺义县有一个郑子厚,曾拉起了700余人的暴动武装,最后就是落入“招抚队”的陷阱,结果是杀的杀,逃的逃,最后土崩瓦解了。1940年底,一营来到二十里长山,苏然和郑紫明根据复杂的形势,忠实地贯彻执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努力团结一切愿意抗日的力量,对一些政治态度不明的武装队伍,能争取尽量争取共同抗日。对那些与日本鬼子进行勾结,残害群众、危害抗日的汉奸队伍则坚决给予打击,扫除抗日的隐患和障碍。土匪头子郑九如,名义上打着“抗日”旗号,暗地里又与日伪勾结。苏然亲自给他写信,讲明共产党的政策和抗日方针,争取他合作抗日。经过多次通信联系和上层关系搭桥,尽管郑九如仍对八路军抱有戒心,但不公开与八路军作对,对八路军开展工作还算是给予了一定方便。正在争取郑九如的工作取得初步进展时,一个姓周的汉奸军官当上了郑九如的参谋长。此人包藏祸心,暗地里积极活动,威胁、利诱、收买人心,扩充他的势力。企图控制郑九如的队伍,待时机成熟,把这支队伍拉到日伪方面去。根据情况变化,苏然、郑紫明果断请示团领导,准备立即实施第二种方案。团里派来政治处主任洪涛具体指导协助。安排由苏然出面设宴,机智地诱捕了汉奸参谋长,立即命令部队将郑九如部包围,大部人员遣散,及时消除了隐患。

      苏然很注意随时随地宣传群众、发动群众、组织群众;也很善于做上层人物的统战工作。每到一个地方,尤其是新区,他都要找到当地上层有名望的开明士绅,耐心宣传共产党不分党派、不分阶层、不分种族、不分男女、不分老少、有钱出钱、有粮出粮、有力出力联合起来共同抗日的主张。有一次,部队驻扎在玉田县杨家板桥村,营部房东是位绅士。从他言谈举止中,显露出对八路军能否打败日本鬼子持有怀疑态度。苏然多次抽时间和他聊天,对他说:“蒋介石口头上高喊国家至上,民族至上,联合抗日。背地里却指令他的军队不打日本,全线撤退。使我东三省沦亡,民族遭受耻辱。而共产党是相信全国人民的力量的,只要全民族动员起来,就一定能打败日本。我也是洛阳黄埔军校的学生,但我还有民族自尊心,不甘心做亡国奴。我参加八路军,就是为了打日本。不抗日是没有出路的。日本鬼子来了,不管是谁都要遭殃。日本鬼子的炮弹不光打八路军,对老百姓照样打。”部队在这个村子里住了3天,这位士绅看到八路军纪律严明,士气高涨,为指战员献身民族、艰苦奋斗的精神所感,态度开始转变,还主动替八路军进行宣传,对村子里的老百姓很有影响。

      苏然在战场上杀敌如虎,待战士如亲兄弟。指挥战斗时心细如丝,总是想方设法充分发挥火力作用,减少战士的伤亡,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

      1941年1月,包森团长从内线得到情报:一个小队的日本鬼子要由邦均镇出发,向东进行讨伐。鬼子离开据点,显然是歼敌的良机。但整整一个小队的鬼子啊,这块肉能不能吃得下?

      敌人的行进路线,西有邦均,东有溵溜,北有蓟县,南有上仓,四面都是敌人的据点。在敌人圈里打仗,一旦打响,如不能速战速决,敌人很快就会从四面八方增援上来,这是第一个难点。其次,敌人走的是京唐大公路,四周都是大平原,距北山近处也有十几里,地形不利于隐蔽,也不利于撤退。再次,就是这里基本上是敌占区,群众基础差,不像在根据地好保密,一旦走漏消息,就要处于被动。但包森却更了解自己的部队,洞悉常人难以把握的有利条件:全团集中力量打敌人一个小队,兵力占绝对优势;最重要的是,这里从没打过仗,敌人自恃活动在自家门口,四面都是据点,万万想不到死神会在这样的地方等着他们。出敌不意,速战速决,不让敌人喘息,就有把握打胜这“虎口拔牙”的一仗。

      包森审时度势,果断命令一营在离邦均、溵溜各10余里的大现渠村打伏击,二营担任掩护,阻击蓟县方面增援之敌,三营为预备队。

      接受任务后,苏然和郑紫明立即赶回营部,进行战斗动员和作战部署。苏然亲自察看地形,选择好伏击地点:把二连、三连部署在村内公路两侧民房院内,二连负责在村东迎头打,不叫敌人钻过去;三连在村西待敌全部进入埋伏圈后,堵敌退路。轻重机枪阵地尽量靠前,部队全靠近街边,一旦打响,迅速冲上公路歼敌。善于和敌人拼刺刀的一连为预备队。

     包森批准了一营的作战部署和处置几种可能情况的预案。并采纳了苏然提出的两点建议:一、团侦察排归一营指挥;二、万一情况不利,团预备队在一营撤向山区时,组织掩护。

     1月12日天亮前,一营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京唐公路线上的大现渠村。苏然换上便衣,腰插盒子枪,检查各连的部署。

     部队采取措施严密封锁消息。村内,动员各家各户不要出门;村边,由岗哨负责警戒;村外,侦察员把武器隐蔽起来,装着在地里干活的样子,负责观察情况,只等小鬼子进入埋伏圈。

     那天,天空阴沉沉的,刮起北风,指战员们脸冻得发红。隐蔽在村子里的战士们不管天多冷,没一个人暴露目标。步枪上好刺刀,机枪子弹早已装好,手榴弹盖子已经揭开,单等观察员发出敌人来了的信号。

     营指挥所设在街中路北一家地主的高房上,已作了隐蔽伪装。苏然手拿望远镜,聚精会神地向西观察着。

     快9点了,38个日本鬼子,有的骑着大洋马,有的骑着自行车,背着枪,洋洋得意地开过来。敌人一露头,侦察员、观察员立即发出信号。

     苏然在指挥所观察得很清楚:这拨小鬼子太狂妄了,居然不分尖兵、后卫,连距离也没拉开,毫无戒备地全部进入了埋伏圈。

     他立即打响了“开火”的令枪!

     霎时间,公路两边,手榴弹、机枪、冲锋枪、步枪,突然从民房里向鬼子猛扫狠炸,打得鬼子一下子炸了窝,晕头转向,车翻人倒。一阵猛打,鬼子兵多数已回东洋老家。接着,战士们迅速跃上公路,将未死的鬼子兵全部报销。

     整个战斗没用半个小时,就将日本鬼子一个小队彻底歼灭。缴获机关枪1挺,掷弹筒2个,长短枪30余支和几十辆自行车。我伏击部队无一伤亡。

     这次战斗打得干净、利索、漂亮,大大增强了八路军冬季平原歼敌的信心。被军分区通报表扬为典型的伏击战例。

     4月下旬,李运昌司令员指挥第十二团、第十三团第一、三营,埋伏于玉田、丰润交界处渠梁河一带村庄,准备伺机痛击日伪军。

     5月1日上午10时,驻丰润县沙流河的日军池贤吉独立第九旅团80多人及百余名伪警备队,分东西两路向白官屯方向开来。当西路敌人开进渠梁河村头时,埋伏在这里的八路军十三团三营指战员用手榴弹、机枪、步枪一齐向敌人猛烈开火。敌军正想就势 应战,驻小田庄、太字沟的八路军第十二团等部也立即向日伪军发起冲锋。

     日军遭到痛击时,驻丰润县城及新军屯的日伪军赶来增援,受到预伏在丰润县郭官屯附近的十二团二营顽强阻击。

     驻渠梁河东南三女河据点的日伪军听到枪声,大批出动前来增援。行至大黑马甸村时,在埋伏于这里的八路军突然攻击下全部丧命。

     驻守玉田县鸦鸿桥据点的日军和伪警备队70多人,在日军大尉南木铁雄的带领下,沿还乡河东西两岸,向渠梁河方向紧急增援。行至丰润县冉各庄、常庄子附近时,被十二团一营包围,双方展开激烈战斗。

     几个方向,敌人都赶来会战,双方鏖战,战斗异常激烈,敌我伤亡都很大。关键一刻,李司令员决定把手里的铁拳头预备队十三团第一营拿上去。苏然立即率部从渠梁河村西涉水渡过还乡河,绕到日军背后狠狠杀上一刀!

     敌人抓住一处坟地负隅顽抗,一营指战员向敌人猛烈攻击,经过1个多小时战斗,日伪军除被击毙者外全部被俘。

     两个团的八路军鏖战l0多个小时,先后击退5路日伪军的进攻,共歼灭日军128名,毙、伤、俘伪军数百名,击毁日军汽车1辆,缴轻重机枪6挺、长短枪100余支及大量弹药等。这是八路军在冀东战场上首次缴获敌人的重机枪。

     渠梁河阻击战,是冀东抗战史上一次空前的大胜仗,日军头目南木铁雄大尉当场被击毙,使冀东日军大为震惊。战斗之后,驻守唐山之敌,立即宣布戒严。

     冀东大暴动后,日军一度认为,冀东的抗日力量已经不成气候。眼见冀东八路军迅速发展壮大,引起了日军高级指挥机关的注意。在1941年发动的“强化治安运动”中,日寇华北方面军首先集中日军3万余人,伪军2万余人,再加上地方伪军警,总共6万余人,号称“十万精兵扫荡冀东”,企图把冀东八路军彻底消灭或赶出冀东。

     冀东八路军没有察觉敌人的战略意图。5月底,军分区指挥机关和两个主力团,意外地被蓄谋已久的日伪军重兵全部包围压缩在玉田、蓟县、宁河交界地区。

     此地是还乡河、蓟运河等多股河道汇流的水网地带。许多地方海拔只有一两米,地广人稀,沟渠纵横,大片大片的积水洼地一望无际,无遮无拦。在敌人大围攻面前,部队处境极为困难。

     敌人发现八路军主力后,欣喜若狂。立即由古冶、唐山、河头、玉田、蓟县、宝坻,三河等处猛扑而来。此时争取反“扫荡”的主动已经来不及了,八路军被迫进行了一场代价惨重的苦战。

     6月1日,日军和八路军第十三团在玉田南部杨家板桥周围展开前哨战。

     杨家板桥是军分区司令部驻地。第三营战士利用村庄与河坝奋勇还击,使敌无法向司令部驻地实行迂回。敌人使用硫磺弹,将八路军占据的村庄打得燃起大火。八路军战士们临危不惧,一步不退坚守阵地。

     驻玉田的敌黑须部队,乘汽车经林南仓从东北方向紧急开来。十三团一营奉命在郑庄子进行阻击,掩护分区机关。

     郑庄子在杨家板桥东北3里,是敌人必经之路。苏然和郑紫明紧急查看地形,发现敌人要走的公路紧靠村西,路东紧挨居民宅院,西边则是一片大水坑连着小河。只有10来米宽的公路,夹在村庄和水坑中间狭窄难行。从村北过来的公路上,恰好有一座小桥。聪明的苏然见此情景顿时眼睛一亮:如果掐断小桥这一退路,紧靠水坑边这一段狭窄的公路,真是天造地设的伏击歼敌的好地方,管保叫敌人死无葬身之地。一营虽然是奉命进行防御阻击,但苏然却立即下了决心:利用这难得的地利,相机吃掉这股乘汽车的敌人。

     苏营长紧急做了战斗部署,命令一连在村北小桥处准备断敌退路,二连在村南设置障碍,不叫敌人汽车冲过去。三连为预备队,隐蔽在紧挨路边用高粱秆夹的寨子后面。不到半个小时,战士们已各就各位。侦察员报告:从林南仓方向开过来的鬼子汽车已经接近村头。

    敌人的汽车上面架着歪把子机枪,膏药旗被风吹得呼呼作响,锃亮的小鬼子钢盔闪着贼光。

    一共有4辆!苏然眼里亮出一道兴奋的光芒。

    头辆汽车进到郑庄子村西公路南头,砍倒的大树已把公路堵死。逼着汽车过小桥,后边3辆汽车紧接着追了上来,最后一辆也已过了小桥。

    精明的苏营长凌厉地发出一声“打”的命令。瞬间,埋伏在村边寨子后面的各种火力,一股脑压向敌人。村北小桥下“轰”的一声爆炸,小桥塌倒在河里,鬼子的退路被堵死。

    敌人前进不得,后退不能。西侧被路边水坑所阻,兵力无法展开;东侧是劈头盖脸的枪林弹雨,只剩了挨打的份儿,很快被彻底歼灭。

    苏然当机立断,把一场被动的防御战打成了主动的伏击战,吃掉了敌人多路围攻的一路,在全局频临绝境中赢得瞬间局部主动,为司令部转移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激战一日,司令部率十三团向北突围。

    2日晨5时许,第十三团和分区直属队在十棵树一带又与日军截击部队发生激烈战斗。发现敌人的大包围圈里套着层层叠叠的小包围圈,走到哪里到处都是敌人。

    包森率十三团第二营、第三营在十棵树、胡家楼、扈驾庄一带,冒着倾盆大雨,与敌人血战一天。李运昌带一营在与十棵树相距10里的张胖庄,阻击林南仓方向的敌人,保护十棵树东翼。

    战场在夜幕下渐渐沉寂下来,李运昌想和包森联系已办不到。

     游击战的规律,只好分别行动。李运昌命令一营:“随我冲上北山!”

     这次突围,险到了极点,也神到了极点。

     苏然召集各连连长、指导员紧急开会,规定了任务和纪律。突围队形:二连为前卫;一连居中,不惜一切代价保护首长;三连后卫。营长在前卫,教导员在后卫。要求各连干部都要掌握一个排,规定了路线和万一失散的集合点、暗号和口令。严格纪律,一般情况下不准开枪,用刺刀、大刀解决问题;不准打手电筒,不准吸烟,以免暴露目标。万一不能一起突出重围,也要设法按规定向主力靠拢。任何情况下不准丢下伤员。一定要大胆勇敢冲出去,掩护首长上北山。

    敌人遍地都是,在战场上点燃很多火堆。幸亏天继续下着濛濛细雨,火堆时燃时灭。苏然亲自组织各连缩短队形,选定敌人火堆空隙大的地段,利用雨天夜黑,巧妙地穿插潜行。

    到了京唐公路上,侦察员报告,公路上有敌哨游动,有的地方还有敌小部队集结。苏然立即下令冲过京唐公路。二连在东边峰山村东,通过公路绕向西。三连向西由螺山村东通过公路,绕向东。一连居中,通过公路直奔集合点。并补充规定了第二和第三个集合点。

    这时天已快破晓,公路上的敌人一夜未发现情况,有些疲劳了。各连按规定路线,秘密接近公路。只有东路二连被敌人发现动静,没等到人反应过来,3个战士从侧翼扑上去,用刺刀把两个敌人送回了老家。其他两路神不知鬼不地冲过了公路。这一夜,苏然率领一营变换3次队形,一枪没放,在密集的敌群里,掩护军分区首长冲上了北山。

    这次反“扫荡”失利,使冀东八路军主力付出了惨重代价,两个主力团打得只剩了两个完整营。十二团保存了杨思禄的第二营,十三团保存了苏然的第一营。

    在日军更残酷地推行第四次“治安强化运动”,疯狂“蚕食”冀东抗日根据地基本区的当口,晋察冀军区决定组建冀东第3个主力团第十一团。1942年7月,以老红军赵文进为团长的干部队伍由平西抵达冀东,苏然受命带十三团一营为骨干,参与建团,并被任命为十一团参谋长。在冀东3个主力团中,除晋察冀军区派来的以老红军为主的领导干部外,这还是第一位从冀东战火中淬炼成长的团级军事指挥员。历史为苏然报效国家民族提供了更宽广的舞台。

     “上下同欲者胜”!人民军队固然有为人民鞠躬尽瘁的宗旨,有官兵一致的优良传统。但上千人一下子结合成一个新的战斗集体,还是要有一个相互了解适应、增强内部团结的过程。苏然一向严于律己。他不仅始终保持着雷厉风行,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的标准军人风度,同时又生活艰苦朴素,作风民主平等,处处关心体贴干部战士。平日和干部战士谈笑风生打成一片,对战士从不大声大气呵斥。下级有了过错,他总要首先承担责任,然后耐心地同你一起分析错误产生的原因和纠正的方法。十一团政委耿玉华在东进途中牺牲,团里暂时没有政委,苏然积极配合团长抓部队的作风建设,主动发挥自己应有的作用。

     一次,因一名战士顶撞了班长,连长一时冲动打骂了这个战士。这个连长作战英勇,但是个火性子。同志们在民主生活会上批评他“骄傲自满,军阀残余”。他还狡辩说:“我出身贫苦,又没参加过旧军队,哪里来的什么军阀残余?”思想不通,工作消极,导致连队士气消沉,甚至出现战士离队现象。为此,苏然住进这个连,几次找这位连长长谈。从他的出身,谈到为什么要参加革命;从他当战士到当干部,从工作到战斗,从优点到缺点,一起算起细账来,并语重心长地说:“你参加革命,求解放,闹翻身,战士又为什么呢?咱是贫苦人民出身,战士又是什么出身呢?你当战士时又有哪个领导打骂过你呢?战士有缺点,我们干部就没有责任吗?你打骂战士,他能真心服你吗?你打骂了战士,批评你不接受,被打骂的战士的心情又是什么样呢?”苏然还从政治高度启发帮助他:“你知道吗,我们的部队在这样艰苦条件下打不垮,摧不烂,天天壮大,又是因为什么呢?”

     这一连串的问号,使这位连长沉痛深思。认识到,自己平时不学习,骄傲自满,进而发展成打骂阶级弟兄,破坏了党的纪律,破坏了团结。他非常悔恨,当即向被打骂的战士做了检讨。战士流着热泪说:“都怪我不尊重领导,今后坚决改正。连长你别怪我。”说着俩人都哭了。苏然拉住他们的手,风趣地说:这就叫“哥俩好”,这是我军的特点。我们的军队有这样的作风,敌人就永远打不败我们。而我们能打败敌人,就凭我们的阶级友爱,阶级弟兄的团结。连长振作起来,部队由消沉变积极,后来成了能攻善守的坚强连队。

     十一团刚刚组建,立即投入军分区反击敌人的“青纱帐战役”。作为参谋长,苏然精心组织司令部缜密地开展工作,有力地协助团长组织和指挥战斗。

     7月25日,部队奉命攻打迁安县野鸡坨据点。这个据点当时驻部分日军和一个伪军中队,村头修筑有外壕和碉堡,还占据着地主庄园大院。

     苏然组织侦察排化装成卖柴的、挑菜的、走亲戚的,混进敌人据点分头查明情况。自己也穿上便衣,扛上锄头,像下地的农民一样抵近进行观察。他还叫侦察排长于文带两个机灵的侦察员,头戴礼帽和黑眼镜,骑上新自行车,腰里插着盒子枪,像特务一般大模大样进了敌人的据点。通过一系列的侦察,苏然叫参谋人员很快划出敌方简图,供团长下决心,部署兵力,歼灭守敌。

     团长有针对性地作了战斗部署。过敌人外壕时,除在侧面准备梯子绳索外,还组织特等射手用枪榴弹准确地打掉敌人吊桥的吊索。一下子敌人吊桥就掉下来了。突击队在火力掩护下,迅雷不及掩耳地冲进敌人据点。敌人还没醒过劲来,被突击队一阵猛打,死的死,伤的伤,投降的投降。共毙日伪军20余人,俘伪军50余人,缴长短枪64支。

     紧接着,十一团又连克樊各庄、油榨两据点,逼退爪村、王官营、石梯子、商家林、上五岭等据点,为恢复滦河西岸迁(安)滦(县)卢(龙)基本区和开辟滦河东创造了条件。

     日本鬼子发了疯,集结重兵实行“梳篦清剿”,企图搜寻八路军主力决战。十一团屡屡遭敌围截堵击。苏然多次带领战士,靠和敌人拼刺刀打开通道。苏然发现日军的拼刺刀技术、体力都比我军强,但战斗动作机械得很。拼刺刀就是一心想拼刺刀,端着三八枪,咧着大嘴吼着,一心想把我战士拼倒。苏然冷静地告诫战士:“消灭敌人是目的,咱不跟他玩儿‘武士道’那一套!”指挥战士们一律顶好子弹,在敌人刺刀快近身时,先开一枪,近距离一枪一个,先打死一个再说。他这一招真要了小鬼子的命,只落得咬牙切齿地叫喊:“八路狡猾狡猾的有!”

     7月31日,十一团巧妙地跳出了敌人“扫荡”的包围圈,趁夜暗回头向南跨过京唐公路,进到丰润县西南大平原上的石各庄。

     敌人的飞机大炮声离得远了。苏然灵机一动,又想出一个歼敌的计策。他向团长建议,给敌人送假情报,诱敌人来攻;我军在敌人“扫荡”圈外设下天罗地网,再打他个歼灭仗。

     团长同意了苏然的建议。村里的贫苦农民崔继奎自报奋勇,到敌人的三女河据点送假情报:说村里住了一个区小队。

     敌人上了钩。8月3日,纠集三女河、老庄子等据点日伪军170多人,向石各庄扑来。狡猾的敌人不走大路走大沟,利用青纱帐穿庄稼地,企图进行偷袭。谁知恰好钻进了村头准备好的埋伏圈。

     猛然间,村头张家大院墙上一阵喊声:“伪军弟兄们快进村,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一部分伪军好像很熟悉八路军的政策,立即连滚带爬地进村交了枪。

     随着喊声,十一团立即展开火力,一阵猛打,杀死了大部敌人。

     冲锋号响,部队展开冲击。

     敌军招架不住,剩下一小队鬼子兵抢占一处坟地。他们既想靠优势火力阻止八路军冲击,又不敢离开坟地逃跑,生怕失去掩蔽物被打死。

     苏然瞅准战机,在正面火力掩护下,亲自带一个连从侧翼包抄过去。神兵从天而降,敌人失去了依托,一阵激烈拼杀,全歼了这股鬼子兵。

     此战共击毙日伪军150多人,俘伪军20多人,缴获轻机枪3挺,步枪38支。

     打扫战场时,发现了一个手里拿着王八盒子枪、头部中弹的日本军官尸体,这家伙身上有一帧全家福照片,还有一枚水晶图章。司令部翻译说,他是日军中佐,名叫高桥。

     苏然后来化名高桥,即与此事件有关。

     在新的战斗岗位上,苏然的战斗指挥才能迅速地成长着。他胆大心细,对敌情的侦察从不放过任何细节,对敌我双方各种情况总要反复核实认真分析,准确果断加以处置。他特别善于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捕捉战机,以机动灵活的战术制敌于死地。在战斗中,他特别注意依靠指战员战场智慧和火力的发挥,尽量减少战士的伤亡,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战果。这位年轻的参谋长组织战斗计划周密,指挥战斗决心果断,每临战场身先士卒。成为团长的好助手,战士心中的主心骨。

本作品来源于"宁城信息网",版权归作者所有,如需引用请与作者联系,或与本网联系,宁城信息网将帮您与作者联系引用事宜。
对"《抗日英雄传》之【不死的高桥】(03 04)"发表评论:
用户名: 欢迎注册成为宁城信息网会员
回复内容: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 请输入正确的答案以验证非恶意提交

本月新闻排行榜

本月文学排行榜

本月摄影排行榜

宁城信息网

手机版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