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宁城文学

(动漫剧本)鼠与猫的冤仇(一)

来源: 宁城信息网 新媒体编辑:qiulingxianren 时间:2019/10/27 18:26:17 点击:1162次

崔凤和

第一集  

  

歌词: 只为争夺地支头,
  种下天大冤与仇。
  早知后代遭劫难,
  何必当初使计谋。
  演员:太白金星、赤脚大仙、玉帝、托塔天王、黄眉童子、赤眉
  童子、店主、 
  虎、牛、龙、蛇、兔、马、羊、猴、鸡、狗、猪、老鼠。
  狮子、大象、金钱豹、狐狸、驴、狼、鹅、鸭、
  
  (1)河边草地 日外
  镜头画面出现一片绿草,旁边有一条大河,深不见底。远处有一只老鼠向这边跑来,后边有两只猫,急急地追赶。
  老鼠回头看,大约已是绝望,就在猫的前爪要抓到的时候,使劲一窜,掉到深不见底的河里,河水立刻淹没了老鼠的身躯。两只猫在河边向水里瞭望。
  猫甲说:“很好一顿美餐,叫他跑掉了。”
  猫乙说:“咱们就在这里等,他家里的成员一定来找。”
  两只猫在河边走来走去。
  
  (2)河边半山坡 日外
  河对面山坡,有一手拿佛尘的长冉老者,这里的情景看得清楚。只见这位老者把佛尘一甩,向河中一指,空中立时出现一朵祥云,祥云上下翻滚,直奔河里,在河里裹起一物,向老者身边飘来。
  老者一甩佛尘,祥云散去,一只老鼠落在地上。老鼠在地上就地一滚,变成一位俊俏的男孩,男孩跪地给老者磕头。
  老者手捋胡须微笑。
  老鼠:“谢仙长救命之恩,不知仙长尊姓大名,在哪座高山修行,以后也好报答。”
  老者说:“我是玉帝身边大臣,太白金星是也,今日有友人相约,前去做客,路过此地,在云头之上,见头支有难,特伸手相救,头支身体无耐吧?”
  老鼠:“多亏仙长相救,身体并无大碍。”
  李太白:“身体没事就好!”
  老鼠:“太白仙长,我们鼠类的这个地支官衔当的惭愧,时时都有危险,猫类不能相容我们鼠类,我们鼠类不能生存于世上,不知啥时种下的血海深仇。”
  李太白:“头支,那猫类本是和人类亲近之种类,你们可以到荒山野外生活,省的被猫追杀。”
  老鼠:“仙长,您有所不知,没有人类居住的地方,食物短缺,怎么生活?仙长,您天天在我身旁,那该多好!”
  李太白:“我有我的事要做,不可能天天保护你,今天算你走运,我路过这里,才伸手搭救。”
  老鼠:“仙长,杀人要杀死,救人要就彻,您就帮我们鼠类,彻底摆脱险境如何?要不,这个头支当得太窝囊了。”
  李太白:“我咋帮你?”
  老鼠:“您带我去天庭。”
  李太白:“你去天庭作什么?”
  老鼠:“找玉皇大帝,告御状。同是生活在大地上的动物,理应和平相处,猫有啥权利剥夺鼠类的生存权?我要玉皇大帝给我个说法。”
  李太白:“头支,你去也白去,玉皇不会给你答复。”
  老鼠:“玉皇大帝管理包罗万象之事物,难道物种生死,他就不挂于心。”
  李太白手捋胡须,哈哈大笑!
  老鼠:“李仙长,我们鼠类的生死就在顷刻之间,你笑啥?你是玉皇大帝跟前第一大臣,难道你对此事也漠不关心?”
  李太白:“天道循环已成定局,我关心有啥用?”
  老鼠:“猫类对我们鼠类,见一个吃一个,一点情面不留,您咋还说告御状没用?”
  李太白:“头支有所不知,此事的起因,源于玉皇大帝筹备设立地支。混沌初开之时,各种动物和平相处,互不侵扰,从打有了地支官衔,各种动物为争夺官位,就互相厮打。”
  老鼠:“李仙长,您带我去见玉皇,我就不信了,作为天、地、凡间的总管,他为何不管?”
  李太白:“时间久远,各种动物之间形成规律,已经无法改变。你们鼠类的祖先到天庭三次告御状,都无结果。”
  老鼠抱头大哭,擦一把泪说:“用不了多久,我们族类尽被猫类吃光,将来凡间没有鼠类了。”
  李太白:“头支,玉帝对你们祖先的状纸,虽然不予理睬,但对你们祖先的频频告状,也有特封。”
  老鼠:“什么特封?”
  李太白:“封你们族类一年数胎,一胎多子。这样,就和猫类永远平衡。”
  老鼠:“李仙长,鼠类和猫类的敌对什么时间能改变?”
  李太白:“头支,不好改呀!要想改变,除非是下一纪元。”
  老鼠又抱头大哭,一边哭着,一边大喊大叫:“我们鼠类没有出头之日了。”
  老鼠擦一把泪:“李仙长,我有一事不明,我们的族类,体质弱小,怎么做的头支?又怎么和猫类做下仇冤?”
  李太白:“此事的起因,是你们的祖先贪图地支的名头,把猫应得的地支头衔抢夺,从而生成冤仇。”
  老鼠:“仙长,您说我们祖先抢夺了地支头衔,做下冤仇,何不说说,让我死也明白。”
  李太白拿出一个装有甘露水的瓶子,喝了一口,润润嗓子。
  李太白:“要说此事的起因,老夫也有责任。”
  老鼠:“我越听越糊涂,我们鼠类和猫类的 冤仇咋还与您有关系?”
  李太白:“头支要想听故事的原由,请在一边静坐,听老夫慢慢的向你道来。”
  李太白说出一段上古时期的故事,老鼠听了翻肠搅肚,泪流满面。
  
  (3)闪回 玉皇大殿 日内
  玉皇大帝的大雄宝殿,宏伟明亮。玉帝升殿,群臣行礼,两边站立。
  群臣齐呼:“祝玉帝万寿无疆!”
  玉帝:“众爱卿,孤家这几日没有临朝,筹备一事,今已筹备完毕,想派一位公卿,去凡间办理此事。”
  众大臣不知何事,鸦雀无声,耐心等待,谁也不插言。
  玉帝:“从打混沌初开,凡间只靠日头运转,月亮圆缺来计年、计月、计日。天宫有了甲乙丙丁戊己庚辛任癸,十位天干管理时间,地上也要有管理时间者,不然,凡人不知四季,分不清春夏秋冬;不能计年,不知岁更;不能计日,分不清白天黑夜。所以,孤家筹划多日,要在凡间的动物里选拔十二位可靠者,管理凡间日时周转,这样凡间才算完美。不知哪位公卿,能替朕下界完成此事?”
  太白金星:“微臣愿往!”
  玉帝:“爱卿前去办理此事最好!但你自己去不行,可在众公卿之中选一搭档和你一同前往。”
  李太白:“不知玉帝派谁和我一同前往?”
  玉帝:“界下动物,四分五散,你二人下界后,又不能在人间驾云往来穿梭,朝中各位都是老气横秋,走路吃力,只有赤脚大仙腿脚灵活,这两日他在瑶池听圣母讲法,爱卿拿我手谕去招他回来,拿着文簿去凡间办理此事。”
  李太白:“圣上书写手谕,微臣这就去瑶池。”
  玉帝把手谕写好,李太白手拿手谕,直奔瑶池而去。
  
  (4)南天门到瑶池的路上 日 外
  李太白正往前走,东海龙王从后面追来。
  东海龙王敖广:“太白兄,慢走!我有事和你说。”
  李太白:“敖广老弟,你不在东海,来天庭做啥?”
  敖广:“我今天来晚一步,听说兄长已来在路上,就急急地追赶来。听说玉帝编排地支,是你担此大任。”
  李太白:“老弟的消息怪灵通的。”
  敖广:“玉帝我们是亲家,有事当然我先知道。太白兄,我从东海来时,拿得小巧玲珑的红珊瑚一对,咱哥俩日久不见,这珊瑚权当弟弟的一点心意,请太白兄收下,闲暇时把玩。”
  说完,把装有珊瑚的竹篮递给李太白。
  李太白:“敖广老弟,你平常也没送我啥东西,今天大方,是不是有事求我?”
  敖广:“看兄长说的,珊瑚本是海中之物,又不是值钱的东西。你不要太看重,这是咱哥俩的情义。”
  李太白:“那就谢谢老弟了,以后有事你尽管说,没有红珊瑚我也办。”
  敖广:“既然兄长这样说,真还有事相求,”
  李太白:“你看看,我想你就有事,贤弟,有事你就说,今天不成也得成。”
  敖广:“我想要兄长在地支的名额上给我挂个名。”
  李太白: “好说!我还没拿到文簿,十二个名额你是头一个。”
  敖广:“一个不行,把你弟妹也写上。”
  李太白楞了一下说:“好吧!可不要和别人说。”
  敖广:“这我知道。”
  
  (5)瑶池院外 日外
  敖广辞别李太白回东海而去,李太白来到瑶池。把玉皇给的手谕,递给童子,不一会,赤脚大仙跟童子出来。
  赤脚大仙:“太白老兄,玉皇叫我跟你作伴,有啥美差?”
  李太白:“玉皇叫咱俩下界编排地支,”
  赤脚大仙:“有油水没有?要是没有我可不去!”
  李太白:“有没有油水,一会见了玉帝就知道了。”
  二仙一边说笑,一边向南天门走去。
  
  (6)瑶池到南天门的路上 日外
  二仙正往前走,嫦娥手提竹篮迎面走来。
  李太白:“嫦娥仙妹,你想去哪?”
  嫦娥: “来找二位兄长,听说父王叫你们下界编排地支事宜,我这里有两束雪地莲花送给二位仙长,祝二位仙长成功!”
  李太白:“无功不受禄,莫非仙妹想在地支名额里挂个名不成?”
  嫦娥:“有点想法!”
  李太白:“那可不行,你是天宫仙子,没有下界的名分。”
  嫦娥说:“我求你们不是为了我去,是为我的宠物玉兔挂个名。玉兔常年在月宫十分寂寞,也让他去凡间走一遭,享受一下凡间的乐趣。”
  李太白看了看赤脚大仙,没言语。
  赤脚大仙:“太白兄,答应他吧,这多年来,嫦娥仙妹才第一次求咱们。”
  李太白笑着点了一下头,接过了嫦娥手里的雪地莲花,嫦娥相谢而去。
  
  (7)南天门大殿外 日外
  二仙来到南天门大雄宝殿,为了避嫌,李太白把两个竹篮扔掉,如意珊瑚和雪地莲花放在包裹里。两个人急匆匆奔大殿而来。有黄眉童子和赤眉童子迎入大殿。
  
  

本作品来源于"宁城信息网",版权归作者所有,如需引用请与作者联系,或与本网联系,宁城信息网将帮您与作者联系引用事宜。
对"(动漫剧本)鼠与猫的冤仇(一)"发表评论:
用户名: 欢迎注册成为宁城信息网会员
回复内容: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 请输入正确的答案以验证非恶意提交

本月新闻排行榜

本月文学排行榜

本月摄影排行榜

宁城信息网

手机版




公众号